1.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shiza"></em><em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input id="shiza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<tbody id="shiza"><noscript id="shiz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2. <button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行業新聞

      物流快遞業:新經濟與新民生的“大底”

      [ 時間:2017-03-08 09:27 點擊: ]
      今日,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強調“民生是為政之要,必須時刻放在心頭、扛在肩上,必須牢牢抓住就業這一民生之本,讓人們在勞動中創造財富,在奮斗中實現人生價值”,那么,對物流快遞行業來說,這意味著什么?
        快遞是經濟新引擎的底層
        從造訪3W咖啡到2014-2015年間頻繁造訪快遞企業,新經濟增長點在哪里,總理是非常清楚的,再到今年論及摩拜衍生的“互聯網與實體經濟”的結論來看,中央政府對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拉動作用,以及模式變革趨勢,也非常清楚。如果說越來越多的現象表明,互聯網正在帶動制造業的發展,那以快遞就是這種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底層。
        去年全國快遞業務量完成近313億件,除2015年外,增長51.7%,這已經是連續第五年增長率超過50%,而同期電子商務增長率只有27%。近年來電商增長率持續下降,而物流快遞卻保持堅挺,原因在哪里?其實就是互聯網經濟正在走向下一個階段,二十一世紀前十年,電子商務做的最大的貢獻就是統一了全國市場,打破了區域壟斷,使得全國任何商業主體與消費者可以無視地理距離而產生交易,快遞承擔了全國市場的流通職能。
        2010年后,世界進入第二輪信息革命時期,移動互聯網的泛演化使得電子商務這一定義發生模糊,任何兩個有手機的人都可以發生商業交易(商業應用、同好會、社群經濟等茫茫多的APP與工具),而這些可能并未被統計到傳統電子商務領域,但是實物商品仍然需要流通,快遞仍然是流通的“底層”,這就是以上現象發生的原因。如果說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產生了巨大的拉動作用,快遞業則是新經濟業態最基礎的底層。
        快遞業是互聯網時代民生就業的底層
        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闡述,就業為民生之本,要加強對靈活就業、新就業形態的支持。顯然政府也意識到新就業業態與傳統就業業態有所區別,對靈活就業地位應當予以承認。按照科斯的理論,如果市場是有效的,那么不應該存在公司,因為公司的生產管理都是計劃的,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市場存在高昂的交易成本,如今,互聯網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,但就業觀念仍然停止在工業時代。一個快車司機可能晚上就變成了淘寶店主,他們不為誰工作,他們為自己工作??爝f員也是新業態就業形勢的一種,不過他們有自己的特點。
        第一,快遞正在越來越離散化,但目前高度協同的屬性仍保留了一定組織化,加盟網點就是以上的中間產物,對就業有巨大拉動效應。2016年初,阿里研究院不完全同統計,國內快遞業直接就業人數為203萬人,2017年初,這一數字可能在230-290萬之間(估計數值)。DT經濟大發展后,以菜鳥為代表的互聯網大數據平臺更加加強了業態的離散性,改善了快遞員的工作環境,提高了效率。如菜鳥“裹裹”,通過自動匹配快遞員與消費者之間的地理位置與需求,實質上提高了單個快遞員的收入,切實提高了生態的健康水平。
        第二,快遞業是產業結構調整后,原制造業城鄉就業形態的轉移。二十世紀前十年,我國第二產業占比一直超過40%,近幾年第三產業增加值才開始超過第二產業,產業結構調整不僅使現代服務業大發展,但人員結構是一樣一樣的??爝f員是誰,富士康生產流水線上的是誰?建筑工地上是農一代,快遞員則大部分是農二代,阿里研究院《電商物流就業報告》曾經揭示,70%以上的快遞員來自農村,平均學歷不高,本質上來說,他們都是來自農村的藍領產業工人,是社會穩定的大底,制造業的用工荒,權利不平等問題,服務業一樣不少。唯一的區別是,由于制造業是封閉的,快遞服務業是開放的,因此,相比農一代,他們更容易融入城市,更容易被城鎮化。
        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,加大就業援助力度,扶持城鎮困難人員、殘疾人就業,確保零就業家庭至少有一人穩定就業,并強調保障退伍軍人工作。實際上,阿里研究院調研發現,在快遞企業,往往是零就業家庭先有一人就業,隨后全家逐一就業的情況,一家人在同一家快遞企業工作的情況甚多,丈夫是點部主管,妻子是分揀工,兒子是快遞員的現象亦有之。
        此外,由于行業屬性,快遞業容納了大量退伍軍人就業,通達系,順豐等企業,包括很多出身基層的中高層管理者,都是退伍軍人出身。包括知名女快遞員”陳建紅”,這個在“男人堆”里打拼的29歲女快遞員陳建紅,她被同行戲稱為“快女”。她在工作之余還要照顧5歲的女兒和3歲的兒子,有時甚至要忙到凌晨。陳建紅和丈夫都曾當過兵,退伍后選擇做快遞,雖然只干了不到2年,但因為送貨快、不丟件也積攢了不少客戶。(本案例由阿里研究院專家郝建彬提供)
        需要用更本質的眼光來看待快遞社保問題
        關于快遞業存在的網點安家難,員工雇傭難,車輛派送難,其實本質上還是兩個問題:社會管理對技術發展新業態的不適應和人的權利的不平等,后者在老經濟系統內也一樣。近來還有反映快遞企業沒有社保的言論,國家郵政局長馬軍勝前日也提到“不同意這種觀點。”,“新業態在用工方面有探索和不斷完善的過程,對新業態要有容錯機制,社會對于新業態的發展也應該多一些包容”。
        實際上,其實社保本質上仍然是基于工業社會的就業理念產生的概念,更是一種舶來品,其理念是本代勞動力拿錢給上一代已退休人員用,退休人員為什么可以不工作,不投資還能活下去?
        當然是下一代給的社保了。且不論撫養比是否可持續的問題(參見延遲退休政策和人口結構與二孩政策),單是體系內就存在無數問題。
        首先,農民工交納社保后,如果回到老家,是享受不了社保的,筆者也從未聽說哪個農民工想要社保不想要錢的,與國外不同,中國城鎮化有著非常奇怪的特點,女性更容易留下來,而男性往往回老家,快遞員又基本都是男性。
        第二,中國人的思維底層,仍然是程朱理學,孝道在這里是為天經地義的,南方如廣東、福建等地仍保留著濃厚的宗法社會結構,尤其是農村。兩者統一來看,意味著一個農民工快遞員在交一份社保錢養活跳廣場舞的城里大媽,自己未來享受不到益處,自己在老家的父母也無法享受社保,基于孝道,父母又需要自己另拿錢贍養,等于一人養4個老人(如果有媳婦算6個,娃另算,二孩的話算8個,派一個件最多掙2元)。長此以往,城鄉差距勢必加劇。這就是思維底層與拿來主義政策結合產生的最壞結果。

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

      上一篇:“京津冀地區包郵”還有幾步要走?

      下一篇:“雙十一”阿里單日銷售額超350億元

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刺激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