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shiza"></em><em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input id="shiza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<tbody id="shiza"><noscript id="shiz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2. <button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行業新聞

      成本高漲流通環節層層盤剝 民營企業亟待突圍

      [ 時間:2015-05-10 16:31 點擊: ]
      在紅幫裁縫的故鄉浙江寧波,有數千家服裝企業。相比雅戈爾、羅蒙、杉杉等大型企業,唐鷹服飾有限公司的規模只能算中等。不過,在這次席卷浙江的借貸危機中,唐鷹卻第一個傳出老板“跑路”的流言。 
        訂單排到了明年5月份 
        兩個月前的8月26號,唐鷹老總胡緒兒失蹤了。兩個月后,唐鷹公司依舊在照常生產。公司總經理田炎君是老板胡緒兒的小舅子,胡緒兒失蹤后,公司的擔子落在了他的肩上。田炎君說,胡緒兒的出走只是個人問題,公司現在的經營很好,訂單排到了明年5月份。 
        賦稅這一塊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支持 
        田炎君:“事情出現以后我們的訂單是沒有受到影響。也有客戶提出來要跟我們合作,由于我們的生產做的比較飽滿,等到2012年5月份,我們不能滿足于客戶。” 
        田炎君來到唐鷹已經15年了。這15年里,正是寧波民營經濟不斷發展壯大卻又走向動蕩波折的周期。90年代中期,寧波的民營經濟風生水起,處處驛動著創業者的激情。胡緒兒租下當地一家經營困難的國企,開始創業闖市場?,F在的唐鷹工業園,是唐鷹的第三個廠區。田炎君說,這么多年來,唐鷹一直穩扎穩打,走的是堅守實業之路。只是目前經濟形勢不斷變化,在胡緒兒出走之前,公司遇到的困難,總結起來就是兩個字:成本。 
        田炎君:“但是從整個宏觀來講,服裝企業沒有得到相應的政策支持。一方面我們的生產成本在增加,再一個賦稅這一塊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支持。” 
        來自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 
        相比只靠賺取微薄加工費的其他企業而言,唐鷹既做自有品牌、也做ODM,利潤相對較高,但是來自流通環節的層層盤剝,也和用工成本一樣蠶食著企業的利潤。 
        田炎君:“百貨店由于做銷售做業績,打個六折打個七折,再去掉提點,再去掉店慶費什么七七八八的經營費,我們收回來還有多少。第二個自己專賣店的店租在上升,還是一個成本的問題。” 
        把主業做好做精 
        成本的上升、利潤的壓縮,把企業逼到了轉型升級的關口。寧波的服裝企業大多轉向了房地產和資本市場,可是唐鷹卻還在堅守做實業。田炎君說,他們只想把主業褲子做好做精。 
        田炎君:“十八九年一個企業走過來,人家真的不太容易。這里面走過了多少辛酸,經歷過多少,你們是無法體會到的。” 
        即使到了面臨重組的當下,田炎君說,唐鷹還是要堅持做褲子,而且不打算擴大規模。 
        田炎君:“我們還是做褲子。做精致做高端,我們愿意去做國內一線品牌甚至國際一線品牌的配套工廠。”

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

      上一篇:多家物流企業巨資拓紅酒儲運-強生搬場

      下一篇:三豐智能:高端物流輸送解決方案提供商

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刺激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