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shiza"></em><em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input id="shiza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<tbody id="shiza"><noscript id="shiz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2. <button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行業新聞

      物流運輸企業期待增加抵扣-強生搬場

      [ 時間:2014-12-11 15:46 點擊: ]
      面對“營改增”行業整體稅負增加的現象,物流運輸類企業自然不會無動于衷,他們采取了爭取低稅率的小額納稅人待遇、加強硬件投入、加強管理的規范化、增加油費的抵扣票款、穩定客戶等措施來加強抵扣。對物流運輸企業來說,除了希望改變維修費用抵扣困難的局面外,“路橋費”的抵扣也是呼聲較高的領域,希望未來能實現對通行費、停車費等費用的真正抵扣。 
        最常見的應對策略
        “運輸公司為避稅通常申請小規模納稅人,稅率跟營業稅時差不多,按營業額比率計稅。我們的上家都是些知名大公司,開票規范,下家都是長三角地區的車隊,運作比較規范,‘營改增’后自身的業務量也在增長,因而稅負壓力得到緩解。”蘇州一家大型物流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告訴記者。
        “跟全國推開‘營改增’前相比稅負好像加重了,企業規模越大影響越大;對規模較小的單位影響不大,他們實行小額納稅人的稅率。過去一些資金偏弱的小物流運輸企業擔心稅負而轉為其他行業,現在都申請了小額納稅人,服務對象多是小微企業,幾十人或百人左右的企業跟他們比較匹配。因此小型物流運輸企業客戶也不少,有生存空間。小型制造類企業對發票的種類沒有要求,是正式發票就可以,手撕發票和過路費有時可以抵費用。”紹興百世物流(快運)一位負責人向記者表示。
        財政部稅政司一位昔日官員曾對記者表示,一項對“營改增”新增納稅人的統計顯示,小規模企業減稅達到40%,不過改革不可能實現對所有企業同時減稅的效果。對稅負增加比較多的企業,可以適當給予傾斜。
        有關部門確實對稅負增加較多的企業提供相關優惠,但卻少有企業享受相關補助,這是為什么?
        “依靠公路為主的交通運輸企業稅負是增加的,不然市局有關部門也不會對稅負增高超過一定額度的企業提供補助。但企業一般不愿接受,一旦接受政府補助,就要接受相關檢查,不如自己想辦法解決。”上述蘇州大型物流公司負責人解析了其中蹊蹺。
       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大型公司由于管理上的規范性,能較好地平衡稅負。“‘營改增’導致了不少企業稅率增高,但企業也會有應對之道,讓稅負不會明顯加大,否則企業將會失去競爭力。大的運輸公司管理上有優勢,進項多,為國家納稅多,能較好地平衡稅收負擔。不過交通運輸業的贏利與否,還是看人脈和能否接到項目。”上海一家不愿具名的小型物流公司老板告訴記者。
        “改革不可能全是利好面,有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。”上海市浦東新區稅務局辦公室一位負責人曾就“營改增”問題向記者如此表態。
        記者獲得的獨家數據顯示,四川省某地級市大型汽運公司“營改增”后企業稅負詳單表明,2013年8月—12月,企業增值稅稅負為3.64%,相比營業稅稅率增加0.64個點。2014年1月—8月,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共計9681.86萬元,利潤為612.4萬元,應繳增值稅為204.43萬元,稅負為2.1%,比營業稅減少0.9個點。由于2014年上半年新購置了10臺拖車,30個車板,可抵扣稅額約93萬元,因此該企業2014年上半年稅負明顯下降。自2013年8月“營改增”以來,截至2014年8月,企業平均稅負為2.87%,比之前3%的營業稅稅負減少0.13%。
        數據表明,購買設備、加強硬件設施投入也是降低稅負的重要手段。
        特殊手段與行業訴求
        上述四川省大型汽運公司在稅負方面依然有壓力。記者通過獲得的內部數據對該公司的稅負狀況進行分析認為,若未購買新車,2014年1月—8月的稅負約為3.1%左右。該公司抵扣中的困難表現為,公司車輛修理費用多為個體性質的修理,只能取得3%的進項抵扣;汽車在高速路上的修理費用難以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;高速公路過路費不能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,公司大概有1200萬元左右的過路費成本無法取得進項抵扣。車輛保險費抵扣難,一年在160萬—200萬元左右。
        增加對路橋費的抵扣是具有行業代表性的訴求,浙江省交通運輸業協會一位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,只要車輛上路就會涉及通行費、停車費,在運輸企業中通行費占比很大,能占到成本的20%,有的企業甚至達到30%。這部分費用如果納入“營改增”,將會很好地平衡公路交通運輸企業稅負,而且從可操作性上拿增值稅發票也比較容易,通過政府稅費征收部門結算稅款比通過企業窗口拿發票更快捷容易。
       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一位權威人士去年就向記者表示,公路交通運輸業的問題之一就是路橋費不能得到抵扣,全面推開“營改增”后路橋費的問題會逐步解決和改善,部分企業稅負減輕。
        “‘路橋費’仍難以抵扣,尚未正式納入‘營改增’,沒法抵扣銷項增值稅,只能做費用。”浙江省紹興市一家企業主日前告訴記者。
        “濟南這邊很多公路交通運輸企業,無論掛靠、自營,‘營改增’導致稅負加重就增加了避稅動機,就要想辦法消化稅負。這個過程中有合法手段,也有非法的。納稅人的反應很重要,稅制和財政制度沒有改變的話,企業會通過自身的財務或稅收手段來解決。濟南的稅務部門做過專項檢查,發現了多開油票的問題。小額納稅人按全額確定征收率的方式更像營業稅的原先版本。”山東大學財政學系主任李華向記者反映了某些行業的避稅問題,并就小額納稅人制度表達了看法。

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

      上一篇:港澳自貿區上報“3+1模式” 專家預計很快獲批

      下一篇:“公路港”模式助力蘇州物流業轉型升級

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刺激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