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shiza"></em><em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input id="shiza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<tbody id="shiza"><noscript id="shiz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2. <button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行業新聞

      商貿、港口和物流緊密聯系 港口再迎最好時代

      [ 時間:2014-04-26 08:56 點擊: ]
      三峽大壩蓄水以來,長江上游河道變寬,極其利好航運條件。 
        隨之,資本瘋狂涌入,受傷的是因港口腹地交叉而引發激烈競爭、直至關閉的碼頭主們。
        社會經濟的發展已經到了新的階層,作為社會經濟集中反應投影的碼頭已經到了非變不可的時候。
        重慶紅旗河溝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周大明的辦法是:和重慶港九合作,以商貿來促進物流,一個季度下來,運量增加三分之一。
        朝天門碼頭走旅游路線,旅游航線和碼頭本身的休閑、觀光,銜接重慶的旅游業。
        重慶寸灘港、果園港快速介入水運,民營碼頭都在經歷轉型的陣痛。
        碼頭已不單單是運輸,更多的是與其他行業的混搭。這就是重慶民營碼頭的集體“變法”。
        “以商貿推動物流”
        周大明從渝北收費站的工作人員手中,接過票據和零錢。一踩油門,車子奔往紅旗河溝。在剛剛過去的這一個禮拜,他在萬州與主城之間來來回回了四趟,與主城的工廠洽談直立式碼頭的裝卸機械、電梯等的購買事宜。
        屏蔽來回奔走的勞累,余下的是他止不住翹起的嘴角。他的高興是因為一周前第一季度財務報表上的數據,總運量712990噸,比之前單干時增加了三分之一。
        這個數字不僅僅代表他多賺了一點錢,更代表他在民營碼頭大量關閉的浪潮中“滿血復活”。
        四個月前,周大明在萬州的龍都和牌樓兩個碼頭和重慶港九(600279)達成合作,組成一個混合體制的物流公司。碼頭從以前單純的運輸轉向商貿領域,把港口腹地的范圍擴大,實行水陸聯運,保證碼頭的吞吐量。
        “市場是檢驗碼頭的標桿,那就把市場建在碼頭上。”這是周大明的想法,把周邊其他地方的資源放到他的碼頭,從長江運出去,再把陜西等地的資源運到重慶,從長江上走向沿海城市。
        “我們碼頭之前主要運鋼,但現在碼頭不景氣,只做運輸沒法保證貨量,和港九合作就是為了促成以碼頭做商貿,再以商貿來帶動港口物流。”周大明說,為了能讓運量翻一翻,碼頭上已經著手在更換設備,之前的設備是蓄水之前用的滑坡式、軌道式的纜車,現在為了降低成本,他決定改進成直立式。
        直立式的機械,只需一個人操作,像電梯一樣,它也不需要纜車,也不需要很多機械,效率高,能源成本低。
        10年前的投資熱潮
        2004年,奉節碼頭邊跑船的人常聚的茶樓里,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建碼頭,從最先三五個人聚在一起細細謀劃,演變到后來整個茶樓都或多或少地參與討論。
        長江上游的河道基本以水急、道窄、礁多出名,三峽大壩蓄水之后,河道會比之前寬幾倍,航運條件瞬間提升了幾個檔次。政府借這股東風對沿江港口有了新的規劃,也正是這個規劃吸引周大明進入水運行業。此外,萬州、云陽、涪陵、奉節等地的民營碼頭也都在2004年前后開始建設。
        那時像萬州、云陽、奉節等沿江區縣,二級路還在修建,高速公路連規劃都沒出來,走水路一直都是主要方式,無論是運貨還是客運。
        資本瘋狂涌入,重慶夔峽船務有限公司安全經理徐敬安一直覺得不是什么好事情,近三年奉節碼頭的慘淡正好印證了他早年的看法。
        據徐敬安的了解,奉節目前有八成的煤炭碼頭都處于關閉狀態,碼頭上的軌道旁,荒草叢生。這其中的很大的原因是對煤炭開發的限制。奉節九成的碼頭是煤炭碼頭,對煤炭的開發養活了奉節人。
        “奉節碼頭的增長是遷城中出現的產物,因為當時進行了規劃,對煤炭碼頭進行了管理,煤炭的利潤比較高,所以造成了投資者盲目跟風,有好多現在投資都是虧了的。”徐敬安稱。
        萬州這邊和奉節一樣,煤炭也是個大市場,開縣、梁平等地的煤炭都集中在萬州,萬州的民營碼頭投資熱潮更是風生水起,可結果都一樣,萬州的民營碼頭也受到了重創。
        朝天門轉型旅游碼頭
        在萬州、奉節、云陽、涪陵等區縣在為投資碼頭而狂熱的時候,朝天門碼頭早已經準備轉型做客運和旅游碼頭。
        1997年,直轄后的重慶“滿血復活”,整個城市都像吃了大力丸一般,大刀闊斧,全力翻新。也是在那個時期開始規劃、修建了今天的朝天門廣場,由觀景廣場、護岸梯道、交通廣場和周邊環境配套四大部分組成,集水、陸交通樞紐和旅游觀光、市民休閑等功能于一體,是新重慶極具特色的一處標志建筑。
        朝天門碼頭一直連接著重慶經濟發展的神經,早年是出川的唯一通道。
        2003年,三峽大壩開始蓄水,朝天門碼頭也開足了馬力擴建泊位,碼頭也重新翻修,從以前自然形成的沙壩上跳脫出來,配備了更為先進的設施,承接更大噸位的輪船進港。
        朝天門沙嘴碼頭開始以客運為主營業務,主要是客船和游輪。
        杜金(化名)那時已從重慶長江游輪公司的船上調回公司本部做文員,即使隔著辦公樓、隔著水域,一樣能感受到客運的熱烈。
        “那個時候出去打工的好多,一個船還是可以裝很多人,那陣坐船比較方便,雖然時間比較長,但人不會這么受罪。那時的公路比現在粗糙很多,客車走著比較顛簸。”杜金稱。
        以前朝天門碼頭的小商販都在現在三碼頭的位置搭個帳篷,賣水和食物,2003年商販整改,港務局出面修建門面,租給這些商家,沒修之前都是自己去占位。據杜金的回憶,那時朝天門碼頭邊上是賣水、食物、土特產的小商販,小商販外圍是旅行社、賣船票、汽車票等的門面,其中混合著賓館和旅行社,一直延伸到朝天門批發市場一帶。
        “以前沒規劃之前,做小商品,自主經營比較多,重慶不像上海,早期規劃不好,以前碼頭邊賣票的最多,現在是商鋪的形式了,也多了一些旅游商品。”杜金稱,他一度覺得朝天門廣場的規劃,包括商鋪整改等,都為朝天門碼頭現在作為長江流域最熱門的旅游碼頭埋下伏筆。
        最好的時代
        夕陽下,橘紅色的起運機有序地把到港貨船上的集裝箱運往岸上,五顏六色的集裝箱整齊地排列在寸灘港的港口上。汽笛聲響,貨船滿載這汽車離去。這樣的場景在寸灘港每天多次上演,集裝箱起運機不知疲憊地重復著搬運著集裝箱。
        寸灘港成為重慶目前發展最迅猛的港口,不但是國內首個內陸保稅港區,也是首個“水港+空港”雙功能的保稅港區。去年12月,寸灘港下游中國內河最大樞紐港重慶果園港也順利開港,重慶水運順勢而上,正在逐步向“長江上游航運中心”邁進。
        2008年以來,隨著重慶打造長江上游航運中心的目標定位,重慶的港口經過了細致的規劃。
        重慶市“三基地四港區”規劃中的“四港區”,除了寸灘港、果園港,還有東港、黃磏港,黃磏港定位以件散貨為主,年吞吐能力預計為300萬噸。如今,重慶已成為長江上游惟一擁有水運一類口岸、保稅港區和5000噸級深水航道的地區,多項水運指標位居全國內河第一。與此同時,主城區及區縣體量較小的碼頭,都開始轉型,有的如朝天門一般做客運與旅游結合的休閑、體驗式碼頭,更多的還是如周大明一般,以物流推動商貿。
        渝新歐鐵路的開通,重慶將成為全國出口歐洲的貨物集散地,商貿和港口,或者說是與物流緊緊地聯系在一起,港口再次迎來最好的時代。

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

      上一篇:首季交通運輸經濟運行情況-強生搬場

      下一篇:莞臺直航 企業物流成本最高可省三成

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刺激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