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th id="shiza"><track id="shiza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shiza"></em><em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input id="shiza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<tbody id="shiza"><noscript id="shiza"></noscript></tbody>
  2. <button id="shiza"><acronym id="shiza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行業新聞

      武漢城市圈瞄準國家物流發展中心

      [ 時間:2013-12-25 08:44 點擊: ]

      武漢歷來是商家必爭之地,素有“貨到漢口活”之說。這座因商而興、以商而盛的城市,如今正加速邁向國家商貿物流中心。
        但在區域物流一體化的大趨勢之下,“貨到漢口活”,開始有了新的內涵和外延。
        正如湖北省發改委副主任肖安民所言,建設武漢城市圈,就是構建構建武漢大都會,其中經濟一體化是關鍵,交通一體化是基礎,首先必須打造一個大容量的交通系統,讓城市圈內的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暢快流動。
        從地圖上看,武漢是城市圈的核心,為眾衛星城所環擁。如何讓城市圈成為一個活躍的“互動圈”?以交通為先導的基礎設施平臺的搭建,不僅沖破了各城市間地理與心理的藩籬,更改變著區域未來的產業規劃與布局。武漢城市圈,憑借正在形成的物流一體化效應,瞄準國家物流中心的夢想。
        “九省通衢”被賦予新內涵
        武漢因水而盛,其“九省通衢”的美譽最早體現在水運的便利。如今,武漢及城市圈8市,大手筆、大投入加快“水陸空”的全面建設,賦予了“九省通衢”新的內涵。
        城市圈內,高速公路的通達力拔頭籌。2001年以來,武漢開始規劃建設漢麻、漢英、漢洪等8條通往城市圈的高速出口路?,F在,從武漢驅車到任何一個圈內城市,如同“從武昌過漢口”一般快捷從容。
        2008年3月,武漢至黃石、鄂州、咸寧3對城際特快專列開通;7月,武漢至荊門城際列車開通;8月又新開武漢至麻城、廣水的城際列車。今年年底,武咸城際動車試運營。再加上武漢新港、以天河機場為核心的航運建設、擴容,武漢城市圈內,立體、便捷的交通格局已然的形成,城市圈真正成為一個經濟共同體的基礎框架已經搭建。
        “漢口”的外延趁勢擴圍
        “紅安承接武漢的產業轉移,不僅帶動紅安經濟發展,同時也為武漢產業升級騰挪空間,這是雙贏的選擇。”紅安縣委書記余學武告訴記者。
        余學武還介紹,紅安經濟開發區在規劃、招商和產業培育等方面,都十分注重與武漢形成產業配套和融合。以振鑫物流大市場為例,該項目高起點規劃、建設,還配套有鐵路專線,很好的承接了武漢物流產業的外移。
        作為特大城市,武漢擁有成熟的鋼鐵、汽車、商業等產業優勢。而周邊衛星城與武漢相比,發展相對滯后。由于土地等各類資源日益緊張,武漢的產業發展開始遭遇瓶頸。正如余學武所言,如何突破“一城獨大”的經濟格局,成為城市圈探索的焦點。
        漢正街的北遷,成為這一時代背景下的標志產物。粗放的生產、日益狹窄的市場空間、陳舊的經營模式,讓漢正街走過上世紀的繁華過后疲態日顯。發生在2005年的一場大火,直接引發漢正街服裝產業脫胎換骨的“大洗牌”—將生產與經營分開,倉儲與制造剝離、關閉或搬遷全部作坊式服裝企業的改造升級,讓6000余家漢正街服裝企業踏上了外遷之路。同時,與之相關的物流、倉儲等,也逐步外遷至紅安等具有資源優勢的衛星城。
        紅安、黃陂等周邊城市,漸漸成為漢正街服裝企業的“后方工廠+倉庫”。這場變革,引發了城市圈商業“生產基地+現代物流+現代商城”的聯動新模式。
       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面對日益稀缺的武漢土地資源,未來武漢城市圈在瞄準國際物流中心的征途上,大物流產業隨著生產、商貿的外擴,已不可逆轉的要將重心放在城市圈的衛星城。
        城市圈物流協同效應雛形已現
        今年年底,隨著武咸城際高鐵通車,總投資450億元的武漢城市圈4條城際鐵路線,已從設想轉為現實。一個以武漢為核心、連接武漢城市圈的“半小時鐵路網”呼之欲出。
        除城際鐵路外,武漢城市圈還以高速公路、港口、機場為重點,大力推動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一體化。在交通“同城效應”的支撐下,如今,走進武漢超市,梁子湖武昌魚(600275,股吧)、孝感麻糖、紅安粗布等名優特產琳瑯滿目。“城市圈快速物流通道的打通,不僅意味著商貿業在圈內市場實現無縫對接,更將形成整個區域的競爭力。”華中師范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鄧宏乾認為,隨著東湖開發區的光電子產業集群、從孝感至武漢沿線的汽車產業集群、漢口北聯手紅安武漢北區域的物流商貿集群的快速發展,產業的協同發展、物流大格局的逐步形成,將是武漢城市圈沖擊國家物流中心的核心競爭力。
        鏈接:
        湖北物流業相關事記
        2003,“武漢城市圈”的發展規劃正式形成;并于2007年,獲批為國家“兩型社會”實驗區;
        2005年12月,漢正街一場大火讓省、市政府痛下決心,取締上萬家集加工、儲存、住宿等一體的“多合一”火災隱患場所、加工作坊。大量商家、倉儲外遷;
        2009年11月始,漢正街開始全面限制貨車通行;此后多次升級貨車通行管制,主要路口先后裝置限高桿;
        2010年,紅安經濟開發區成立,適逢“大別山革命老區經濟社會發展實驗區”國家戰略的實施,這一具有區位、交通等多方面優勢的經濟區發展態勢強勁;
        2011年,《湖北省現代物流業發展十二五規劃》發布,到2015年,我省將培育5-6個國家級物流示范園區,新增5家以上5A級物流企業,逐步構建現代物流服務網絡體系,確立現代物流業作為全省支柱產業之一的重要地位;
        2011年1月10日起,武漢市三環線禁止外埠貨車通行;
        2013年2月1日開始,三環線內橋隧全面禁止貨車通行;
        僅21天后,武漢市又出臺更嚴格“限貨令”:外埠貨車嚴禁進入三環線,除少量特許車輛持證通行外,本埠貨車只能夜間通行城區指定道路;
        今年11月15日,武漢三環線“限貨令”第三次升級:全面限制貨車通行.

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

      上一篇:大連物流產業集群為振興東北“開道”

      下一篇:“門到門”或成最后一公里物流最低要求

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刺激免费观看